三国志(董卓传)

董卓字仲颖,陕西临洮人。少时就行侠尚武,曾到西北少数民族羌族屯驻生活的地方漫游,广结羌族的首领为朋友,后回乡务农。某日正在田中耕作时,有一些到内地来办事的羌族首领顺便来看望他。董卓看到远道而来的朋友非常高兴,邀众人到家中作客,将正用于犁田的耕牛宰杀掉来招待客人,大家开怀痛饮。羌族首领们为董卓重义气而又豁达豪爽的行为所感动,他们回去后收集了牛马羊各类牲畜千余头(匹)赠与董卓。

  东汉桓帝末年,朝廷从汉阳、陇西、安定、北地、上郡、西河等六个郡中选拔良家子弟来充任负责皇帝宿卫侍从的羽林郎,董卓因为武艺高强,力大过人,能够备两只箭袋在纵马急驰中左右开弓,故而被朝廷选中。他先在军中担任掌管行军之事的军司马,不久跟随中郎将张奂攻打并州立了战功,被提升为负责守卫京城皇宫诸殿的郎中,并赏赐细绢九千匹。董卓接受了官职,却把所得的九千匹细绢全部分给手下的官兵。此后,官运亨达,先后担任过广武令、蜀郡北部都尉、主管西域诸民族事务的西域戊己校尉,后被免。任并州刺史、河东太守,最后又召回京都,拜中郎将。由于在率部讨伐黄巾起义军的战斗中吃了败仗,他被撤职以抵战败之责。直到西北韩遂在凉州聚众反叛,朝廷才恢复了他中郎将的职务,派他带兵围剿韩遂。董卓领兵开到望垣硖以北地区,被羌、胡数万兵马包围。在内无粮草,外无援兵的绝境下,董卓故意做出捕鱼虾以济军粮的假象,在河道上游筑堰,使数十里河水大涨。汉军从大坝下悄悄穿过,然后掘开水坝。等胡兵闻知汉军突围而组织追击时,河水已深,无法渡过,董卓的军队因而死里逃生。当时朝廷共派出六路人马出征陇西讨伐韩遂,其他五路都连吃败仗丧师折将,只有董卓指挥的这一路完整地撤退回来,没遭什么损失。董卓率师突围后驻扎在扶风郡,朝廷因其有功提升他为前将军,封..乡侯,并调任并州牧。灵帝刘宏死后,少帝刘辩即位。

  大将军何进与司隶校尉袁绍密谋斩除朝中的宦官,皇太后坚决反对何进等人的行动。为了争取外援,何进私下给董卓写信,让他带所统辖的兵马开进京师,并让他给皇上上书说:“中常侍张让等人借着太后和陛下的宠幸为非作歹,扰乱朝政,祸国殃民。古时晋臣赵鞅曾率晋阳的兵马进入京城,铲除了朝中佞臣荀寅和七吉射等人;如今臣下我也要鸣钟鼓督师立即开往洛阳,以讨伐张让这些乱臣贼子。”何进要董卓这样做是想胁迫太后同意诛杀宦官的计划。谁知何进等人谋划不周,董卓的军队尚未赶到洛阳,宦官张让、段王圭等人已先下手杀掉了大将军何进,然后在何进部将袁绍等人的反击下,又挟着少帝仓惶逃到黄河岸边的小平津渡口。董卓于是率文武百官到洛阳北郊的北邙山迎接少帝回宫。此时,何进的弟弟、原车骑将军何苗也在京都的这场混战中被何进的部将杀掉,因为将士们怀疑是何苗勾结宦官谋杀其兄以夺兵权。这时,何进、何苗的部属因失去了主帅而无所适从,便都归附了董卓。董卓又唆使吕布杀死负责保卫京师的执金吾丁原,把其军队也收编在自己手下。这样,董卓便独揽了京都的兵权。先前,大将军何进曾派骑都尉太山鲍信到外地招兵买马。鲍信这时正好回到洛阳,见到京都的严峻局面,他找到袁绍说:“董卓如今手握重兵,有篡位的野心。我们如不趁早动手,后患无穷。趁他现在刚到京都,军队疲惫不堪,我们给他来个突然袭击,一定可以生擒董卓。”可是袁绍害怕董卓,不敢采取行动。鲍信见袁绍不足以为谋,不愿坐等董卓加害自己,便弃官返归故里了。董卓先是以国内久旱不雨罪在朝臣为借口,逼迫少帝下诏免去司空刘弘,自己取而代之。不久,他又当上了最高军事官太尉,被授予总领诸军的权力和调动全国兵马的符节。

  董卓在控制了朝廷军政大权后,便私下废掉了他看不顺眼的少帝刘辩,把他贬封为弘农王,随即又把他和他的生母何太后杀死。然后立灵帝的幼子陈留王刘协为皇帝,就是汉献帝。董卓自以为拥立新君有功,他人无法与之相比,便恢复西汉初年的相国职务,并由自己担任,又封自己为..侯,享有朝见天子时司礼官只称官职而不直呼姓名,以及可以穿鞋上殿的特殊待遇。他的母亲也被封为池阳君,并违背朝廷礼法设置家令、家丞一类官职。由于董卓是带着精锐的兵马来到京都,又正好赶上朝中百官相互残杀,因而使他能够拥兵自重,操纵了皇帝的废立甚至生杀大权。东汉王朝的武库甲兵,统由他来掌管,国家的珍宝财富,也都成了他的私物,位重权高,威慑天下。他生性残忍暴戾,不讲仁德,如今为了防止百官对他不满,更是不惜以酷刑来威慑众人,即便有谁对他的无道行为稍有提及,他就会去无情地迫害,使得从天子到满朝文武大臣人心惶恐,如履薄冰,不能自保。某日董卓派他的部下到洛阳东南不远的阳城巡行,正遇到当地的百姓们在歌舞祭祀神灵,祈求农业丰收。士兵们包围上去,把正在举行祭祀仪式的百姓全部捉获,把他们的牛车也都抢掠过来,然后把抓到的男子全部杀死,砍下的脑袋一颗颗挂在车辕上,妇女和财物都装在车上,驱赶牛车一辆接一辆返回洛阳,谎称灭贼大获全胜而归。一路上士卒们唱着凯歌,甚至不断发出“万岁”的呼叫。进洛阳开阳门后,将杀戮的人头焚烧,掳掠来的妇女则分给士卒们为婢为妾。董卓竟然目无纲法地淫乱于后宫,肆意霸占奸淫宫中嫔妃和公主,其凶狂残暴无法无天到如此地步。

  董卓垄断朝政之初,一度很信任尚书周毖和掌管洛阳城门的校尉伍琼等人。周、伍推荐给董卓的韩馥、刘岱、孔伷、张咨、张邈等人,都被安排担任了州牧郡守一级的重要官职。

  不料韩馥等人到任后,竟联合起各自所辖兵马讨伐董卓。董卓闻讯大怒,以为周毖、伍琼与韩馥等人皆为同党,是互相勾结起来反对他,于是把周毖、伍琼斩首。河内太守王匡,派遣泰山兵马开到河阳县境内的黄河渡口驻扎,准备进兵洛阳讨伐董卓。董卓先派一支疑兵到平阴县境内的黄河边上,假装从此渡河,而精锐主力则悄悄从洛阳北面的小平津渡口渡过黄河,绕到王匡军队的背后出其不意发起攻击。王匡军队在河阳津北被董卓打得措手不及,几乎全军覆没。此后,董卓看到崤山以东黄河流域的各地诸侯豪杰纷纷起兵讨伐自己,害怕在洛阳不得安宁,便胁迫皇帝和朝廷迁到长安。

  献帝初平元年(190)二月,董卓挟持年幼的皇帝和文武百官离开洛阳去长安,行前纵火将洛阳都城的宫殿付之一炬,又大肆挖掘历代王公贵族的陵墓,抢掠宝物。董卓迁都长安后,位居太师,每以姜太公自比,号称“尚父”。出入乘坐皇太子专用的青盖金华车,此车以金花装饰,车盖弓头为龙爪形,有两个车厢,极为豪华高贵,时人称之为“竿摩车”。董卓的弟弟董..,被任命为左将军,封..侯;他哥哥的儿子董璜,也担任了侍中、中军校尉典兵两个重要职务。一时间,董氏家族亲眷纷纷授官晋爵,权倾朝野,不可一世。文武百官遇到董卓,都要通名报姓拜于车下,董卓根本不予还礼。他还动辄传令让尚书、御史、符节三台尚书以下的朝臣到他家中商议朝政大事。他又在离长安二百多里的地方大兴土木,修建他的私人城池,取名曰“郿坞”。其城墙修得跟长安一样高,把从洛阳等地搜刮来的大量金银财宝和粮食积藏在城中,其中储藏的粮食就足够吃上三十年。董卓扬言说:“我的大业成功,整个天下都是我的;即便不成,我守在..坞中也可享受一辈子了。”他把朝政交给亲信去办,自己常住郿坞。有一次他离开长安去郿坞时,朝臣们在西出长安的城门外为他置酒饯行,董卓令部下搭起帐篷与群臣畅饮。席间,他突然令人押上在北地郡诱降捕获的反叛士卒和百姓数百人,当着众多王公大臣的面施以酷刑:先割去舌头,然后或砍其手足,或剜其双目,或放在大锅里烹煮。受刑未死之人,在宴席桌案下挣扎哀号,文武百官无不被眼前的惨景惊得浑身发抖,拿不住筷子,惟董卓坐在那里又吃又喝,像是在自享其乐。掌管天文和历法的太史官观察天象,说要有大臣死在董卓手里了。果然有以前当过太尉、现为九卿之一卫尉的张温,平日因看不惯董卓的骄横跋扈,颇受董卓怨恨,这次因天象有变,董卓为了搪塞,便捏造罪名说张温与袁术勾结谋反,于是张温就被鞭杖活活打死了。在董卓专权的不长时间里,以严酷的法令和残忍的刑罚,制造了大量冤案,枉死者成百上千,致使天下民怨沸腾。他还凭借权势为所欲为,将宫中铜人和悬挂钟磬的..全部打坏,改变自汉武帝以来数百年间流通的五铢钱币制度,另铸为五分小钱,上面没有花纹和文字,周边和中间的孔洞也无轮廓,不作磨冶加工,粗糙不堪,结果造成钱币贬值、物价猛涨的严重后果,一斛谷竟卖数十万钱,从此以后商业凋敝。

  献帝初平三年(192)四月,司徒王允、尚书仆射士孙瑞和董卓部将吕布共同商定诛杀逆臣董卓。此时正巧献帝患病新愈,传诏在未央殿会见群臣。吕布派他的同乡亲信、骑都尉李肃带士兵十几人,打扮成宫中卫士的模样把守在宫门,吕布怀中藏着诛杀董卓的诏书。董卓进入宫门后,李肃率伏兵一拥而上举刀枪击杀,董卓措手不及,惊呼:“吕布何在?快来救我!”吕布转出应声喝道:“皇帝有诏令杀贼臣董卓!”随即杀死董卓,夷灭三族。朝中主簿田景赶紧扑向董卓的尸体,也被吕布杀掉。这样连杀董卓的亲信三人,其他人皆畏惧不敢动弹。长安城的官吏百姓闻听董卓被诛,都庆贺诛灭国贼。平日投靠奉迎董卓的官吏被一个个抓进监狱处以死刑。当初,董卓的女婿、中郎将牛辅率军驻守陕县一带,又派出他手下的校尉李莈、郭汜、张济等人分别占据陈留、颍川二郡的一些县。董卓被杀后,吕布派李肃持献帝的诏书去陕县,想借皇威杀掉牛辅。不料牛辅等人作困兽斗,带领部下与李肃拼杀。李肃身边兵少,败退到弘农郡。吕布闻讯大怒,以贻误军机的罪名处死李肃。这之后不久的一个晚上,牛辅军中有些士兵看到没有出路而开小差,军营里人心不安。牛辅心虚,以为部下将要反叛,急带着金银宝物,叫上身边亲信攴胡赤儿等五六人悄悄溜出军营,翻越城墙后北渡黄河仓惶逃去。哪知相随的攴胡赤儿等人见牛辅携带的金银宝物甚多,竟起贪心。他们杀掉牛辅,瓜分其金银宝物,并把牛辅的首级送到长安邀功。等到李莈几个得知朝中政局的巨变赶回陕县老巢时,牛辅已被杀。众人因无首领而打算就此散伙各回老家。一想朝廷并无赦书对他们免罪,跑回家去也不行,又听说长安城中文武百官恨透了董卓及其部属,发誓要杀光凉州人,这越发使他们惶然不知所措。最后他们接受了贾诩的计策,聚拢各部兵马向西直奔长安,沿途又收编董卓部下不少人马,等到达长安城下时,已经有浩浩荡荡十几万人了。他们与董卓旧部樊稠、李蒙、王方等合兵围攻长安城。

  十日后长安被攻破,又和吕布在城中展开激战,最后吕布败走。李莈等人纵兵疯狂抢掠长安财富,对全城男女老少不分官吏百姓大肆杀戮。一时间长安城尸首狼藉,死者不可胜数。同时大肆捕杀参与诛杀董卓的人,司徒王允也被杀死陈尸街头。叛军还收殓董卓的尸骨送到..地安葬,葬礼间大风暴雨震憾董卓墓,雨水流入墓穴,把董卓的棺材冲了出来。长安既占,李莈当了车骑将军,封池阳侯,领司隶校尉,统领全国兵马;郭汜为后将军,封美阳侯;樊稠为右将军,封为万年侯。李莈、郭汜、樊稠三人挟持天子,控制了朝政。张济当了骠骑将军,封平阳侯,领兵驻守弘农,拱卫长安。这一年,西北的韩遂、马腾向朝廷投降,各率其部属来到长安。朝廷任命韩遂为镇西将军,率本部回凉州驻守;任命马腾为征西将军,率本部驻守..县。朝廷里侍中马宇和谏议大夫种邵、右中郎将刘范等人暗中谋划,准备让马腾率精兵自..县偷袭长安,他们在朝中为内应,一举消灭李莈等叛军首领。不料在马腾进兵到距长安只有五十里的长平观时,里应外合的秘密泄露,马宇等人仓惶逃向槐里县,樊稠率兵迎击马腾。

  马腾失去内应,无心恋战,败退引军返回凉州。樊稠乘胜进攻槐里县,马宇、种邵、刘范等人均被杀。当时渭水流域长安周围的三辅地区尚有百姓数十万户,是一处比较富庶的地方,李莈等叛将纵容部下肆意劫掠百姓,洗劫城邑,百姓饥饿困苦,两年之内,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,以致于人烟绝迹。叛军首领因争权夺势而内讧,先是李莈杀掉了樊稠,将他的人马收归自己麾下。继而郭汜与李莈又互相猜疑,并在长安城中各自拥兵展开拼杀。李莈把天子扣押在他的军营里做人质,纵兵放火烧毁官殿和城门,又把府库抢掠一空,从皇帝的车马服饰到其他宫廷御物金银财宝统统归于己有。其后,他便不断派文武百官到郭汜那里去说和,以求双方罢兵。郭汜不愿与他讲和,把受李莈逼迫前来说和的文武官员都关了起来。两人相互争斗数月之久,其部属相互残杀不下万余人。李莈的部将杨奉和军吏宋果密谋杀掉李莈,由于谋划不周,事情败露,于是杨奉带领自己统辖的一支兵马叛离李莈而去。李莈失去杨奉一支精兵,实力受到一定的影响。驻扎在弘农的张济此时也来长安从中调解,这样李莈才答应把扣押的献帝放出来。献帝逃出叛将之手,不敢在长安停留,匆匆来到新丰、霸陵间。郭汜见机,又想把献帝胁迫到..城,控制在他的手中。献帝赶到杨奉营中避难。杨奉发兵向郭汜进攻,郭汜兵败,向南山一带退走。杨奉和将军董承保护献帝及文武百官还都洛阳。这时李莈、郭汜都后悔不该把献帝放走,于是两军又联合起来,集中兵力向弘农郡的曹阳涧一带追击杨奉。杨奉见李、郭人多势众,料难抵挡,便急向河东的白波军求援。白波军将领韩暹、胡才、李乐等赶来救援。

  杨奉指挥军队与李莈、郭汜大战于曹阳涧,结果败退。李、郭纵兵杀戮文武百官,然后带着劫掠的后宫嫔妃返回弘农。献帝逃到陕县,又向北渡过黄河,车马全无,只得徒步行走,身边只有皇后与贵人。一直到了黄河北边的大阳县,才找到一处房子住了下来。杨奉、韩暹追踪找到献帝后,只好暂且以安邑县治为都城让他住下来,出入也只能坐牛车,身边仅有太尉杨彪、太仆韩融及随从十余人。献帝分别拜韩暹、胡才、李乐三人为征东、征西、征北将军,让他们与杨奉、董承共掌朝政。又派太仆韩融前往弘农与李莈、郭汜谈判,索回了被他们掠走的宫人和文武百官,献帝的乘舆车马也要回了一些。这一年黄河以北地区蝗灾肆虐,加上长时间大旱不雨,农田几乎颗粒无收。朝廷在安邑一带筹集不到粮食,群臣没有饭吃,只好到外摘点青枣,或到田间挖些野菜充饥。军队也断了粮饷,士兵们开始骚动,将领们无法控制不满情绪。无奈,杨奉、韩暹、董承等人商议还是应该护送献帝到洛阳去。献帝和文武朝臣及军队离开安邑,出箕关,途经轵道,有晋阳侯张杨携带粮食在路边迎接,献帝非常感激张杨在困难中的帮助,拜他为大司马,此事在《张杨传》中也有记载。献帝和朝廷还都洛阳后,见这里的宫殿早已被烧成一片废墟,街陌上也长满了荒草。他们既无粮食充饥,又无房屋居住,只得砍去荆棘荒草,在断壁残墙或土丘旁半躺半卧地歇息。此时各州、郡的长官都拥兵自重,没有哪个来洛阳朝见献帝。仅有的一点粮食越来越少,自尚书郎以下的官员们只好每天到郊外寻些野果填腹,不断有人饿死在断墙残垣间。于是太祖曹操把献帝迎到许县,将许县做为临时都城。韩暹、杨奉不能遵守朝廷礼法,各自带兵离去,在徐州、扬州间流窜骚扰,不久被刘备所擒杀。董承追随太祖一年多时间,也因罪被诛。

  建安二年(197),朝廷派谒者仆射裴茂统领关西各路兵马讨伐李莈,李莈兵败身亡,并被夷灭三族。叛将郭汜被部将五习所杀,死在..城。张济因军中缺粮,带兵到南阳郡抢掠,在穰县被百姓包围起来杀死,他的侄子张绣收聚并统领了他的残部。胡才、李乐二人留在河东,后来胡才被他的冤家对头谋杀,李乐患病身亡。西北的马腾、韩遂二人自返回凉州后,越发拥兵自重。马腾奉诏入朝任卫尉之职后,其部属由他的儿子马超统领。

  建安十六年(211),马超、韩遂联合关中诸将共同反叛朝廷,太祖率师西征,大败叛军,此事在《武帝纪》中有详细记载。韩遂兵败逃往金城,被部将所杀。马超率残部退居汉阳郡。马腾因为儿子的叛逆大罪而被诛,夷灭三族。又有赵衢等人举义兵讨伐马超,马超引兵前往汉中依附张鲁,随后投奔刘备,最后死在西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