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志(吕蒙传)

吕蒙传,吕蒙,字子明,汝南郡富陂县人。他少年时南渡长江,依附姐夫邓当。邓当是孙策的部将,多次征伐山越。吕蒙十五、六岁时,偷偷地跟随邓当的队伍去袭击山越反叛者,邓当回头看到了吕蒙,大吃一惊,大声呵斥制止他,但他不听。回来后邓当将此事告诉吕蒙母亲,他母亲很生气并要处罚他,吕蒙说:“这贫贱的日子难生活下去,说不定获得功劳,就能取得富贵。再说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母亲怜惜而饶恕了他。当时邓当部下的官吏以为吕蒙年纪小而轻视他,说:“那小子能干什么事,不是送肉去喂虎吗?”过些日子碰到吕蒙,又嗤笑侮辱他。吕蒙十分愤怒,当即抽刀就把那个小官员杀死,随即拔腿就逃走,逃到同乡郑长家。后来又自己出来通过校尉袁雄向上面自首,袁雄趁机替他求情,孙策于是召见他,感觉到他非同一般,便留在自己身边。几年后,邓当去世,张昭举荐吕蒙接替邓当领兵,被任命为别都司马。孙权统领国家事务后,考虑到那些小将军兵员少而费用不足,打算将这些部队合并。吕蒙暗中借贷,为将士们做了大红衣服和绑腿,等到检阅那一天,他的部队队列齐整威武,全军人人都能操演,孙权见了非常高兴,于是给他增添兵员。他跟随孙权进讨丹杨,每战都立有功绩,被提升为平北都尉,兼任广德县县长。吕蒙跟随孙权征讨黄祖,黄祖命令都督陈就率领水军迎战孙权。吕蒙率领先锋部队,亲手斩下陈就的头,全军将士乘胜进击攻城。黄祖听说陈就被杀,弃城逃走,东吴兵士追击活捉了他。孙权说:“这次战事的成功,起因于先击败了陈就。”于是任命吕蒙为横野中郎将,赐钱千万。同年,吕蒙又与周瑜、程普等西向乌林击败曹操,在南郡包围曹仁。

  益州将领袭肃率领军队前来归附,周瑜上表建议将袭肃的部队交给吕蒙,吕蒙盛赞袭肃有胆略才干,且能仰慕教化远程来附,从道义上讲应增加他的兵员而不应当夺取他的队伍。孙权认为此话很有道理,就把部队归还袭肃。周瑜派遣甘宁前往占领夷陵,曹仁分派部分军队去进攻甘宁,甘宁被围情势危急,便派人请求救援。众将领都认为兵力不足不能再分,吕蒙对周瑜、程普说:“留下凌公绩,我与您一道,前去救急解围,按情势不会要太多的时间,我保证凌公绩能固守十天。”又建议周瑜分派三百人去用木柴堵断险要路口,敌人逃跑时可以得到他们的马匹。周瑜听从他的计谋。部队赶到夷陵,当天就与曹军交战,杀伤敌军过半。敌人连夜逃走,行至木柴阻塞的山道时,骑兵都弃马步行逃走。吴军急追直撵,缴获战马三百匹,用连并起来的船只载回东吴。于是吴军将士士气倍增,就渡江建立据点,进击敌人。曹仁后退逃走,于是又占据南郡,安抚平定荆州。吕蒙回京后,被升为偏将军,兼任寻阳县县令。鲁肃代替周瑜后,前往陆口,路过吕蒙军营。鲁肃有点轻视吕蒙,有人对鲁肃说:“吕将军功名日益显赫,不可用老眼光看他,您应当去拜访他。”于是鲁肃拜访吕蒙。饮酒正酣时,吕蒙问鲁肃说:“您身负重任,与关羽结邻,打算用什么计谋,来防备意外的变故呢?”鲁肃很不经意地回答说:“具体情况因时而定。”吕蒙说:“现在吴、蜀虽然联盟,然而关羽实为熊虎之将,岂可不预先订好计谋策略?”于是替鲁肃策划了五种应对方案。鲁肃于是离席走到吕蒙身边,拍着他的背说:“吕子明啊,我真没想到你的才干谋略竟能达到如此的水平。”于是前去拜见吕蒙的母亲,与吕蒙结成朋友而别。当时吕蒙与成当、宋定、徐顾的军营都彼此挨连,这三位将领战死后,他们的子弟都很小。孙权想把他们的军队全部合并给吕蒙,吕蒙坚决推辞,上书陈说徐顾等都辛勤操劳国事,他们的子弟虽说幼小,但不能废除他们的兵权。连续上书三次,孙权才答应他的请求。吕蒙于是又给这三家的子弟挑选老师,让老师辅导这些孩子。对此类事情,他都是如此尽心。魏国派庐江人谢奇为蕲春典农都尉,在皖县屯垦,多次侵犯东吴边境。吕蒙派人引诱他投降,他不答应,于是吕蒙寻机袭击,谢奇被迫退缩回去,他的部下孙子才、宋豪等,都扶老携幼,前来投降吕蒙。后来吕蒙跟随孙权在濡须抗击曹操,多次进献妙计,又劝孙权在濡须口两面都建起堡坞,防御工事做得很精细,曹操攻占不下,只好退兵。曹操派遣朱光为庐江太守,驻兵皖县,大力开垦稻田。又令间谍招诱鄱阳贼兵头领,让他们作内应。吕蒙说:“皖县田地肥沃,如果粮食丰收,他们的兵员就会添增,这样一连几年,曹操的态度就露出来了,应该早点除掉他们。”于是向孙权详细地陈述了情况。孙权由此亲自征讨皖县,召见各位将领,询问有何计策。吕蒙就推荐甘宁为升城督,在前线督率攻城,吕蒙自己率领精兵紧随其后。凌晨就进攻,吕蒙亲自击鼓,将士们踊跃登城,到早饭时分即攻破皖城。待张辽率军赶至夹石时就听说皖城已被吴军攻破,只好引兵退还。孙权嘉奖吕蒙的功劳,当即升任吕蒙为庐江太守,所缴获的兵卒车马都分归他,另外加赏寻阳屯田客六百人,属官三十人。吕蒙回到寻阳,不及一年庐陵的贼寇又在闹事,诸将领征讨不能擒获,孙权说:“鸷鸟上百只,不如一只鹏。”又命令吕蒙前往征讨。

  吕蒙到庐陵后,即杀死贼寇的首领,将其他的人全部释放,恢复他们平民身份。这时刘备令关羽镇守他占有的荆州全部土地,孙权命令吕蒙西往夺取长沙、零陵、桂阳三郡。吕蒙致信长沙、桂阳二郡,二郡守将望风而归服东吴,只有零陵太守郝普固守城池不降。刘备亲自从蜀地赶至公安,派遣关羽争夺这三郡的地盘。孙权当时住在陆口,派鲁肃率领一万人马驻扎益阳抗拒关羽,派人飞快传书吕蒙,让他放弃零陵,急速返归援助鲁肃。当初,吕蒙平定长沙,正当前往零陵经过..县时,南阳人邓玄之与他同车,邓玄之是郝普的老朋友,吕蒙想让他诱劝郝普投降。接到孙权召他返还的信后,吕蒙秘而不宣,当夜召集众将领,授以攻城计谋,定下次日凌晨攻城。会后他对邓玄之说:“郝子太知道世间存有忠义,也想行忠义之事,但不明白时势。左将军刘备在汉中,被夏侯渊围困住。关羽在南郡,而今我们主上亲自前抵南郡。近来攻破樊城关羽的大本营,解救..县,关羽已被孙规击败。这些都是近期发生的事,您都亲眼所见。他们现在首尾各处一方,自救都来不及,哪有余力再营救零陵啊!现在我们的士卒精锐,人人都想为国立功,主上正调遣大军,相继上路进发。眼下子太的性命朝夕难保,却苦等毫无希望的救援,就同牛脚印坑中积水里的鱼,还希望用江、汉的水来活命,其毫无可依赖也是很清楚的事。如果子太能够将士齐心,坚守孤城,尚能苟延残喘一些日子,以等待后来有所投靠,这也算可行。如今我缜密计划安排好兵力,用来攻城,过不了一天,就会将城攻破,城破之后,他自己身死于事无补,而让百岁的老母,满头白发受人诛杀,岂不痛心?我猜想他是得不到外面的信息,还以为有外援依靠,故此才顽固到今天这个地步。您可前去见他,向他陈述这种利害。”邓玄之前去见郝普,详细地转述了吕蒙的意思,郝普听后惧怕而服从。邓玄之先出城向吕蒙汇报,说郝普随后就来。吕蒙预先吩咐四位将令,各挑选一百人,郝普一出城,他们就马上进去守住城门。一会儿郝普出了城,吕蒙迎上去握着他的手问候,同他一起下船。寒暄完毕,取出孙权写给他的信让郝普看,因而拍手大笑。郝普看了信,方知刘备驻扎在公安,而关羽近在益阳,惭愧悔恨,恨不得钻入地下。

  吕蒙留下孙皎,将善后事宜委托他,自己当天便率领部队赶赴益阳。刘备请求与孙权结盟和好,孙权于是归还郝普等人,划湘水为界,将零陵郡退还刘备。又以寻阳、阳新作为吕蒙的奉邑。吕蒙班师回还,于是前去征讨合肥,撤军时,受到张辽等人的袭击,吕蒙与凌统以死保卫着孙权。后来曹操又大军进攻濡须,孙权用吕蒙为濡须督,据守以前所建的堡坞,在堡城上设置强弩一万具,以抵御曹军的进攻。曹操先锋部队安营未稳,吕蒙即出击打败他们,曹操引军撤退。孙权授予吕蒙为左护军、虎威将军。鲁肃去世,吕蒙西向驻守陆口,鲁肃军马万余人全归吕蒙节制。又被任命为汉昌太守,食邑包括下隽、刘阳、汉昌、州陵。吕蒙与关羽分荆州而治,边界相接,他深知关羽骁雄,有兼并东吴之心,况且关羽居东吴上游,分土而治的形势难以持久。起初,鲁肃等考虑到曹操尚在,对双方都构成威胁,应当孙、刘合作协力,同仇敌忾,不能相互背弃。吕蒙于是秘密向孙权献计说:“让征虏将军孙皎驻守南郡,潘璋驻守白帝城,蒋钦率领游击部队一万人,沿长江上下行动,随时应对敌方,吕蒙我为国家前去占据襄阳,这样还怕什么曹操,依赖什么关羽呢?况且关羽君臣,玩弄欺骗手段,反复无常,不可把他们作知心朋友看待。现在关羽之所以没有领兵东向,是因为您的圣明、吕蒙等人还在。现在不趁我们正强壮时期谋取他们,一旦我们老死,想再陈兵出力,还能办到吗?”孙权深深领受他的计策,又顺便与他闲谈到攻取徐州的问题,吕蒙回话说:“如今曹操远在黄河之北,刚打败袁家诸子势力,正安抚幽州、冀州的社会秩序,没有力量顾及东面。徐州地方的守兵,听说还不怎么强,前去攻占能够取胜。然而那地方只有陆路相通,是骁勇的骑兵长足驰骋之地,您今天得到徐州,那么曹操后十天就会来争夺,虽然用七、八万兵力守着它,还是免不了常常担心受吓。不如攻取关羽的地盘,占据整个长江流域,形势就更为壮观。”孙权觉得这些话分析得特别有道理。及至吕蒙接手鲁肃,初到陆口,表面上倍加与关羽修好结盟,恩赠更为厚重。

  后来关羽征讨樊城,留下部分兵力驻守公安、南郡。吕蒙上疏指出:“关羽征讨樊城而多留防守的部队,必定是担心我谋取他的后方。我时常患病,请分派一部分兵力回建业,以我治病为名。关羽听到这一消息后,必定撤走留守后方的部队,尽数开往襄阳。那时我们大部队从水路昼夜逆流而上,袭击蜀军空虚所在,则南郡可得,而关羽也就可以擒获了。”于是假装病重,孙权就公开发布文书召吕蒙回建业,暗中与他密商计策。关羽果然信以为真,逐渐撤走南郡的留守部队开赴樊城。魏国派遣于禁救援樊城,关羽将于禁等全部抓俘,夺得人马数万,借口缺粮,擅自取走吴国运往吴、蜀交界处湘关的大米。孙权听说,即开始行动,先遣吕蒙在前出军。吕蒙军至寻阳,将精兵全部埋伏在大船之中,让人穿着一般衣服作百姓的模样摇橹,船中坐着的人都打扮成商人的模样,昼夜兼程,来到关羽设在江边的哨所,将哨兵们全部俘虏,所以关羽根本没有听到东吴进军的消息。吴军抵达南郡,士仁、糜芳都投降吕蒙。吕蒙进据城中,尽得关羽和其他将士的家眷,对他们进行安抚劝慰,约定吴军不得干扰百姓,不能索要任何东西。吕蒙帐下有一个兵士,是汝南人,拿了百姓家一个斗笠,用来遮盖铠甲,铠甲虽是公家物品,但吕蒙仍然认为他违犯军令,不能以同乡的关系而废除法令,于是流着泪杀了这个兵。于是全军震惊,做到路不拾遗。吕蒙日日派出亲近的将士去慰问抚恤老年人,询问他们缺少什么,有病者给他派医送药,饥寒者给他送粮送衣。关羽府中所藏的财货,都封存起来等待孙权前来处置。关羽在返回江陵的路上,多次派人打听吕蒙互通消息,吕蒙都厚待关羽派来的人,让他们周游城中,到各家致意问候,或者让家人亲自给军中的将士写信说明情况。关羽的使者回到关羽军中后,将士们私下里互相探询,都知道家中安然无恙,所受的待遇比过去更好,故此关羽全军将士失去了斗志。正逢孙权大军紧接着来到江陵,关羽自知势孤力穷,于是逃往麦城,西行到漳乡,兵士们都离开关羽投降孙权。孙权派朱然、潘璋卡住关羽必经的道路,将他们父子二人全都抓住。于是吕蒙平定了荆州。孙权任命吕蒙为南郡太守,封国孱陵侯,赐钱一亿,黄金五百斤。

  吕蒙坚决不接受黄金和钱,孙权不答应。封爵令尚未颁发,适逢吕蒙发病,当时孙权在公安,把吕蒙接来安置在自己的内殿,用了千万种药方给他治病,并悬赏国中有能治好吕蒙的疾病者,赐予千金。有时医者用针扎刺吕蒙,孙权为吕蒙的疼痛而痛苦难过,想常去探望他的病情如何,又怕他为自己而过于劳累,常在壁上凿洞观望吕蒙,见吕蒙能稍稍吃点东西就高兴,对身边的人有说有笑,否则叹息不止,夜不能寐。吕蒙病情有所好转,他就下令大赦,群臣全都上前庆贺。后来吕蒙病情加重,孙权亲自到病榻前探望,命令道士在星辰下为吕蒙祈求延寿。吕蒙四十二岁时死在孙权内殿。当时孙权悲痛异常,为此减少各种娱乐活动、减少了食量。吕蒙未死之前,把孙权赏赐给自己的金银珠宝等赐物全部交付府库收存,嘱咐主管人员在他死后全数上交,丧事务必简约。孙权听说这些,益发悲痛感动。吕蒙年少时不学习经典书籍,每次陈述大事,常常口述让别人记录后作为奏书,他曾因自己亲兵的事受到江夏太守蔡遗所弹劾,但无怨恨之意。及至豫章太守顾邵去世,孙权问吕蒙用谁接替为好,吕蒙因而举荐蔡遗担当这个职务是个好官吏,孙权笑着说:“你想当祁奚呵?”于是任用蔡遗。甘宁粗暴好杀,既常常令吕蒙不满意,又不时违背孙权的命令,孙权很恼火,吕蒙多次替甘宁求情说:“天下尚未平定,猛将像甘宁那样很难得,应当对他宽容忍耐些。”孙权于是厚待甘宁,后来尽得其用。吕蒙儿子吕霸承袭吕蒙的爵位,受到赏赐守护坟墓的人三百家,及加赏的免税田亩五十顷。吕霸死后,他的哥哥吕琮承袭侯爵。吕琮死后,他弟弟吕睦续承其爵。

  孙权与陆逊评论周瑜、鲁肃和吕蒙时说:“公瑾雄威刚烈,胆略过人,于是打败曹操,开拓荆州,确实难得接替他的人,现在有你接替了。公瑾过去要子敬到江东来,将他推荐给我,我和他饮酒交谈,他就提出了统一天下建立帝王基业的谋略,这是第一件令人快慰之事。后来曹操因为得到刘琮兵力的力量,扬言要率领数十万兵众水陆共进东吴。我将所有将领召请来,询问如何处置,没人率先提出适当的计策,至于子布、文表,都说应该派人送降书迎接曹操,子敬当即反驳说不可,劝我迅将公瑾召回,委以重任授以军队,前往迎击曹操,这是第二件令人快意之事。况且他的谋划,远远超过张仪、苏秦之计谋。后来他虽然劝我借地刘备,是其一大不是,但不足以损折他的两大长处。周公对人不求全责备,故孤人忘其短而敬其长,常将他比作邓禹。又子明年少之时,我只以为他不畏劳苦,行事果敢有胆量而已。及至他长成以后,学问增进思想开通,奇谋异略,可说仅次于公瑾,但言谈议论才气英发不及公瑾。在图谋打败关羽方面,胜过子敬。子敬在给我的回信中说:‘帝王的兴起,都有要驱除的敌手,关羽不足以让人担忧。’这是子敬实际上不能办到,表面上说说大话而已,我也宽恕了他,不随意责备。但是他统领军队,没有失损任何营寨,能令行禁止,部下辖区内没有荒于职守的官吏,路无拾遗,他的治理措施也颇为完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