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志(刘表传)

刘表字景升,山阳高平人,少年时就很有名,是汉末名士“八俊”之一。他身高八尺左右,长得高大雄伟,相貌堂堂。入仕后先是以大将军随员的身份任北军中候。灵帝死后,接替王轈做了荆州刺史。当时,关东各州、郡纷纷起兵讨伐董卓,刘表也带领荆州兵马驻守襄阳。袁术这时是南阳太守,他与长沙太守孙坚串通一气企图夺取荆州,让孙坚向刘表发起进攻。交战中孙坚被流矢射中身亡,军队溃败,袁术因而无力战胜刘表。李莈、郭汜等董卓旧部率兵叛乱占据长安后,也想联合刘表以为援军,于是宣布任命刘表为镇南将军、红潮网荆州牧,封成武侯,并授予相应的符节。太祖曹操迎接献帝到许都,刘表虽然也派出使节前往朝拜,送上一些贡品,但暗中仍与袁绍来往密切。治中邓羲进谏劝他不能这样做,刘表不听,邓羲于是辞官离开了他,一直到刘表死也不愿再在他手下做官。董卓部将张济引兵进入荆州地盘攻打穰城,城未攻下而张济中流矢阵亡。荆州的官吏们听到这个消息都高兴地互相祝贺,刘表却说:“张济是因为穷困无路可走才到我们荆州来的,我们这些作主人的没能以礼相待,才造成了双方兵戎相见的不幸后果,这实在不是出于我这个荆州牧的本意啊!如今张济将军不幸阵亡,大家应该难过才是。我作为荆州牧只接受大家的祭吊,不能接受祝贺。”他派人去集合收编张济的军队,张济的将士们闻知刘表这么说都很高兴,于是便都归附了刘表。长沙太守张羡背叛刘表,刘表领兵前往征讨,围城数年而不克。后来张羡病死,部属们又拥立他的儿子张怿为长沙太守。刘表趁机加紧进攻,终于打败了张怿,收复了长沙郡的土地和军队。刘表又乘胜进军西南,收取了零陵、桂林等地。这样,刘表的势力范围已经南达零陵、桂阳,北据汉川,拥有地盘数千里,兵马十几万。太祖曹操与北方的袁绍各率大军在官渡紧张对峙。袁绍派人请刘表出兵帮助自己,从背后袭击曹操。刘表答应下袁绍的请求,却不发兵马,同样他也不帮曹操,企图保存自己的实力,坐江汉之间而观天下之变。从事中郎韩嵩和别驾刘先劝说刘表:“如今天下豪杰竞起,曹操与袁绍两雄对峙。匡护汉室,重振社稷的重任,很大程度上要由将军来承当。将军要是想成就一番事业,可乘眼下这两雄相争之际,找机会建功立业;如果不愿意这样,也应该在两雄中选择贤明者而依附之。以您拥有现在的十余万精兵强将,怎能在两雄相争中坐而观望呢?再说看到贤者力量较弱不肯相救,答应下别人的事又不去做,日后曹、袁两方的怨恨不是都要集中到您身上吗?曹操将军不愧是具有雄才大略之人,天下的有识之士多归附于他,他战胜袁绍大概是不成问题的。等他打败袁绍回过头来出兵江汉,恐怕将军您是无法抵挡的。因此我们为将军您考虑,您不如以整个荆州归附曹公,这样曹公他必然感激您的诚意,以更大的仁德来报答您。您可以避开战火灾难,长期享受和平安宁的富贵生活,子孙世代也能把您的地位继承下去,我们觉得这对于将军您实在是个万全之策啊!”刘表手下的大将蒯越也以这样的话劝告他。刘表拿不定主意,便派韩嵩到太祖曹操那里观察一些虚实。韩嵩返回荆州后,极力陈说曹操如何有威有德,非他人可比,反复动员刘表下决心归附,还劝说刘表把儿子刘琮送到许都去充当人质,以示诚意。刘表反而怀疑韩嵩为曹操游说,大怒,要把韩嵩拉出去斩首。又令人严刑拷打韩嵩的随从人员,直到把人打死,也没得到韩嵩私通曹操的口供,这样韩嵩才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。

  刘表虽然外貌儒雅谦和,其内心却狭隘多疑,横生猜忌,在许多事情的处理上都是这样。刘备在徐州被曹操打败,辗转投奔刘表。刘表对他厚礼相待,但并不予以信任和重用。建安十三年(208),太祖曹操率大军南征刘表,曹军未及荆州,刘表已经病死。刘表在世时,夫妻两人都喜爱他们的少子刘琮,想让他继承嗣位。刘表的部将蔡瑁、张允也拥立刘琮,于是刘表把长子刘琦派到外地出任江夏太守。等到刘表死后,刘琮便在蔡瑁等人的帮助下承受了嗣位,刘琦和刘琮兄弟间结下了怨恨。大将军蒯越、从事中郎韩嵩和东曹掾傅巽等人劝说刘琮归附曹操,刘琮说:“如今我与诸位拥有整个楚国的地盘,守着先君传下的家业,观望天下的变化,有什么不好呢?”傅巽回答刘琮:“反对谁和归附谁要合乎天下公理和大义,力量的强与弱也依据形势而变化。如今我们以天子的臣下抗拒天子,这是大逆不道的行为;我们占据刚获得不久的土地来抵御国家的军队,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。再说我们以刘备来迎击曹操的南下雄师,怎么能抵挡得住呢?以上三者都是我们的短处,处于这样的明显劣势而想和朝廷派出的南征大军交战,那岂不是自取灭亡吗?将军自以为您与刘备谁更有本事?”刘琮回答说:“我的确不如刘备。”傅巽进而说道:“倘若刘备也不能战胜曹操,那么您的大片土地即便能保住,可您有可能继续当这个荆州牧吗?希望将军不要再犹豫不决了。”刘琮被傅巽说服,曹操的大军开到襄阳,刘琮便带领整个荆州的官吏军队和百姓归降了朝廷。刘备失去依附,只好放弃樊城向夏口退走。

  曹操以朝廷的名义任命刘琮为青州刺史,封列侯,自大将军蒯越以下封侯者达十五人。又提升蒯越为光禄大夫,韩嵩为大鸿胪,邓羲为侍中,刘先为尚书令。其他许多人也都当了大官。